【DBH】Lake of Fire (2)

EricaundOsmund:

狗血套路预警,时间改变预警


Summary:有一台PL-600于2036年觉醒并走失(官方),他在那年的圣诞节偶遇了马库斯(私设)


修改了一下tag……


所以说RK-200的情感走势早已被他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


这里是(不看也完全可以的)(1)


下面正文






Now the people cry and the people moan


如今人们哭泣哀嚎


And they look for a dry place to call their home


寻找一个可以建立家园的地方


And try to find some place to rest their bones


寻找一个可以竖立墓碑的地方


While the angels and the devils


此时的天使和恶魔


Fight to claim them for their own


却正在为它们自己争辩






2036. 12. 24




马库斯打商店街走过,四个街区以内,他的光学组件捕捉到了739根拐杖糖,289个驯鹿装饰,49个雪橇和88个圣诞老人。




今天卡尔给了他一个特殊的指令。




“马库斯,你们仿生人过圣诞节吗?”




“这要看人类的想法,卡尔,我记得你不怎么庆祝。”




“是啊,节日只不过是人类反常行为的一个借口,没了这点借口,人迟早会崩溃。”




马库斯不予评价。




“大半个底特律的人都高高兴兴地一边往可怜的小树上挂装饰品一边等着吃烤鸡,即使是这样的时候,这个镇里也有人居无定所。”




“是的,卡尔,根据州里的最新数据,目前的基尼系数……”




“停,马库斯……我就该在卡姆斯基溜了之前找那家伙把你的经济学相关功能删除……”卡尔连连摆手,仿佛经济学术语是艺术家的断头台,“唉……算了……说这个干吗……马库斯,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




“经济学插件已删除。”




“哦,老天……”卡尔无奈地笑着,卡姆斯基刚刚把他带来的时候,刚刚经历了人生剧变的残疾画家曾说:“我的库存足够多,不需要另一尊石膏像。”但现在,卡尔每时每刻都巴不得自己能忽略马库斯额头的光圈,以及那些只会出现在仿生人身上的用语,就像删除数据包这种的。“我可不是说这个,马库斯。”




“那我能为你做什么,卡尔?”




“马库斯,拿着这个。”卡尔把一根拐杖糖放到他手里,“拿着这个,把它送出去,送给谁都行,这是圣诞礼物……不,不行,给我不算数!”




“那么,我或许可以把它送给您的合作者或他们家里的孩子,并带去您的致意。”马库斯的LED甚至都没有变黄,只是欢快地多转了几圈,就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不,马库斯……老天,有时候你真的像是个刚六岁的孩子——刚六岁就整天学拉丁文的那种。”卡尔陷入了沉思,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这个年轻人脑海中奇怪的一点也不“人类”的方案遏制住……但很快,创造力非凡的艺术家有了答案。




“给你的同胞过一个好圣诞,去吧。”




于是马库斯揣着拐杖糖来到了街上,天色很晚了,街道上几乎没有营业的商铺,行人也很少了。今年的圣诞节没有雪,然而天气仍是一如既往的寒冷,卡尔坚持要马库斯穿上一件羽绒服(他说:别提什么你不怕冷,小伙子,你穿这个好看着呢)。马库斯不太理解,除了儿童系列产品的温度不耐受区间普遍较大,成年人外观的机体拥有自体调节系统,即使温度达到了蓝血的凝固点以下……等等,这个死胡同里有一个蜷缩的仿生人。




他看起来不太好。




马库斯走近,那个仿生人察觉到他的靠近,用嘶哑了的电子音祈求着:“先生,求你不要把我送去报废……”然后他发现穿着人类服装的马库斯是自己的同类,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那是一台PL-600家政型仿生人,马库斯检测到他的自体调节系统受损,距离低温休眠已经不远了……这时候,他想起了卡尔的话。




他走上前去,把卡尔给的羽绒服脱下来披在对方的身上——那真是件好羽绒服,面前这台PL-600穿着也好看得很——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一根拐杖糖:“你好,我叫马库斯。我知道你应该不摄入糖……总之,你想过一个圣诞节吗?”




他先进的微表情识别程序在PL-600的面部读出了惊喜、感动和仰慕,那些情绪如此饱满和鲜明,比某些人类的还要容易识别,马库斯甚至不需要去关注仿生人的LED显示灯。




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异常仿生人,但他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妥,毕竟他不是警用的。




“谢谢你……请问圣诞节应该做什么呢?呃……我是说,仿生人的圣诞节?”




“你想要礼物吗?”




“我,我没什么想要的……以前我在福利院里看到过孩子们收礼物,但我并不想要那样的礼物……我只想继续运转下去,继续照顾孩子……我的调节系统失灵了……谢谢你的衣服,但我可能不需要它,我已经没办法为自己供热了。”




虽然面部表情容易识别,但这个仿生人的语言信息却和人类儿童一样,情绪化且缺乏逻辑,即便如此,作为一台工作了六年的原型机,马库斯能够立刻甄别出这个仿生人的欲求——尽管仿生人本不该有欲求。




“我可以给你生火,然后尝试修复你。”马库斯说着,找到了一个空的铁桶收集可燃垃圾。




“真,真的吗?太感谢你了,马库斯!你真是个好仿生人!让我来吧,你的手会被弄脏……”PL-600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旁边一个桶里窜出来的野猫扑得跌回了地上。




“我真的有点背运,不是吗……当然,能够遇到你,今天真是我出厂以来最幸运的一天!”在马库斯看不到的地方,坐在地上的PL-600握紧了手里那根拐杖糖。




“拐杖糖是纪念人类的救世主的糖果,拐杖意味着他像是个执杖的牧人,要来寻回如羊走迷的世人,这些线条代表着那个救世主为人类承担的鞭打和流出的鲜血……”PL-600用嘶哑的机械音口述着所有家政机器人都应该装载的宗教典故,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仿生人救世主应该也装载了这条信息,但他希望他的救世主也能懂得这根永远无法被他摄取的糖果为这如羊走迷的仿生人带来了何种希望。




马库斯没有说话,取而代之的是铁桶里蹿升的金红色火苗。




“到这边来,让我修复你,好吗?但我需要先下载一个PL-600的修理程序,这儿信号不太好,我去街口那里试试。”




“好的,太感谢你了,但我其实可以自己来,只是有一个零件缺失了……”PL-600不确定已经飞速地走远了的马库斯是否能够听到自己的话,毕竟他的声学组件在低温条件下状态并不太好。




PL-600靠近了热源,他感到体内的蓝血摆脱了冷凝的桎梏,再一次为这美好的一天而由衷地感激世界上每一个存在的神明。他感觉到“暖和”了起来,于是他一件件地剥掉了身上的羽绒服和破烂不堪的制服,并且拆开了腹部的面板以便马库斯维修。




“你缺少了一个组件……但没关系,我身上恰好有一个能兼容的。”




“等等,马库斯,你不能……你自己该怎么办?有人给你支付维修费用吗?我是说……你还服务于人类吗?”




“是的,我的主人卡尔会为我支付一切费用。”




啊,马库斯是一个救世主,可他并不是一个出逃的仿生人,他是PL-600从未见到过的一个机型,说不定是原型机……老天,看他多么的高贵和仁慈,想必他的主人也是这样宽厚仁爱,仿佛这已经被写进了他的程序里。他的容貌刚毅且俊美,语音优雅而有力,哪怕是在爱琴海边掘出的令人艳羡的雕塑,放在他肌肉线条流畅的身体旁边都要统统沦为普通的白石头。更别提他表现出的细心和耐心,以及那些讨人喜欢的音调和小表情……为什么,如此温柔的机器,却能够不具有任何的人性呢?




“你的主人呢?”




“卡尔暂时不需要我,不如说,我是听从了指令来的,卡尔说让我帮助同类过一个好圣诞。”马库斯用了8秒扫描PL-600,检测出那些损坏的组件——可真多啊,有的是击打伤,有的是冻裂的——然后判断出哪些是危及机体运转的紧要部分。好在,要命的损害不是很多,马库斯可以用自己的零件完成所有替换。




这时的马库斯并不会因为目睹这台PL-600千疮百孔的身体而产生哪怕一丝难过,也不会因为将自己身上的不少重要组件替换出去而感到任何恐惧或不情愿,要把这事放到两年后,他自己都会为此啧啧称奇的——但他又会由衷地庆幸自己当初毫不犹豫地为一个陌生的PL-600做了这些。




马库斯的动作很轻,PL-600甚至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压迫和冲击,他只觉得自己在慢慢变好……自己过去照顾生病的儿童时也是这样,那时候对PL-600来说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然而,在“变成活人”以后,第一次接受这样温柔的修理,或者说治疗,PL-600不得不承认这种呵护简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尽管那只是仿生人机体里的一串代码,尽管马库斯对自己的救助只不过源于他乐善好施的主人的一个指令。




“PL-600,你有名字吗?”治疗的过程中,马库斯主动展开了交谈,尽管仿生人不像人类需要通过交谈来分散对痛苦的注意力,他还是这样做了。




“我……我忘了……不过我想我可以给自己再起一个的……”PL-600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看看埋头维修的马库斯,又看看自己手里的拐杖糖,LED灯闪烁了几下。




随后,他笑了,尽管马库斯的视线并不能捕捉到这个笑容。马库斯应该要为此感到遗憾的,PL-600虽然因机体功能的一些鸡肋问题而被迅速更新换代,但是他们的表情组件,特别是笑容,在之后的两年内都被誉为模拟爱与亲和力的最高杰作,那是新机型都无法超越的完美笑容。




这时传来了巡逻车的警笛声,那声音很细微,音源应该还隔着几百米的距离,但是以仿生人的敏感度完全可以捕捉到这种声音,特别是PL-600。




“哦,看起来他们到了。”马库斯这时也完成了修理,他解释道,“他们可以帮你匹配到一个能让你照顾孩子的地方——你说了你想继续照顾孩子,对吧?”




“天啊……不……”PL-600痛苦地低下头,又抬起头,他的嘴唇开合了几次,却发不出声音,最终他只能说:“我们不得不道别了,马库斯。”




“为什么?”马库斯不能理解这个状况。




“我是被报失过的,他们会把我带回去,抹去我的记忆……我会死去……谢谢你,马库斯……但我得走了……你愿意帮我翻过这座墙吗?以及,删除关于我的信息?”




“好的,如果这能帮你过一个理想的圣诞节的话。”马库斯走到墙根蹲下去,让PL-600踩上自己的肩头。




“我这辈子都不会有更好的圣诞节了,马库斯。”PL-600攀上了墙头,警笛声越来越刺耳,但是他一直盯着马库斯的绿眼睛,直到最后一秒才愿意离去。




“我叫……”




“数据已删除。”一束强光射向马库斯,PL-600——他刚刚将自己命名为赛门——最后看到的便是他的救世主转身向着光的方向离去。




“嘿!该死的臭仿生人,报案的就是你吗?报上你的信息!”




“RK-200,所有者卡尔·曼费德。”




一个胖警官甩着警棍走近:“见鬼,你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报案?哪里有什么PL-600?”




“我也不知道,先生,我失去了一部分数据,以及组件。”




另一个警员走上前来对上司耳语道:“头儿,别跟他扯淡了,随便打个报告把他送回家吧,曼费德老头儿的事咱们还是不要牵扯的好。”




“啐,他妈的仿生人。”胖警官拿棍子一指,“滚上车来,报出曼费德家住址!”




警察的车上放着摇滚乐——那也是卡尔喜欢的乐队,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马库斯弄丢了卡尔为他准备的羽绒衣和拐杖糖,而他却并不能对此做出合理的解释。












(后来卡尔愉快地支付了马库斯的零件和DPD出警的费用,并期待着马库斯下一次能给他好好讲讲那些东西——外套、零件和拐杖糖——是怎么没的。)




TBC






一个感慨:漂亮六百是有信仰的,而且是以信仰来命名自己的,真好(哭)


一个质疑:如果不是跟马库斯在耶利哥之前早就见过,哪个会为教主无条件持续暴涨好感????


(就把这一世所有的蓝色箭头都拿来还那神瑛侍者)


嗨呀!



评论

热度(93)

  1. WeisserEricaundOsmun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