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H】Lake of Fire (3)

EricaundOsmund:

CP马赛


Summary:赛门被留在史特拉福大厦之后,两个人小别胜新婚在独处过程中整理思绪直面自己内心的感情的过程(过渡)


这里是(不看也可以的)前文:


(1)卡尔爸爸的好教育


(2)(有私设)赛门2036年免费后偶然与机器马库斯度过了一个短暂的平安夜


下面正文






2038.11.9




赛门躲在史特拉福大厦天台上的一个机箱里,攥着一把枪——马库斯离开时给的枪。钛液的流失和低温环境让他的状况一分一秒地变得糟糕,箱门外有脚步声,是DPD的人吗?他一动也不敢动,拼命地想要镇定下来。




想想吧,你这台PL-600,看看自己:来自生产线上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玩具,模控生命鸡肋产品榜上的前三名,被设计得顺从、谦卑、温和——觉醒不觉醒都是那样,你谁的话都信,谁的话都听……你在耶利哥待了多久了?快两年,没几台PL-600能在耶利哥活两年不报废的(你心里清楚那都是因为两年前马库斯慷慨的施与)。而两三周前才来的诺丝说起话来都比你有分量,她让马库斯报废你,然后马库斯就真的会对你举起枪来……




你绝不想让马库斯陷入险境,但你也不想就这么报废呀——报废在马库斯的枪口下,你肩膀和胸口还装着属于他的组件呢(虽然他不记得这件事,而且这两件事也根本没有必要联系)。




“还有别的选择,马库斯。”你这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的PL-600,当时只顾着看马库斯晃动的枪口,你就不记得,在你摇尾乞怜的时候,他那双顶漂亮的鸳鸯眼是怎么看你的?




“我绝不杀自己人。”嗳,他就是这样,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想要庇佑所有同伴。他还是那样仁慈、慷慨、温柔——觉醒不觉醒都是那样。他把枪调转了个方向,塞到你手里——你当时多想拥抱他!RA9在上,你,赛门,一台普普通通的PL-600,你为他而报废,不值得吗?多值得啊!就算是报废上千万次又能怎么样呢!




你说他还会记得你吗?




赛门低头看了看被自己捂在胸口的手枪,再一次惋惜自己作为PL-600,个性被设计得毫无存在感,他多希望自己也可以像诺丝和乔许那样,大胆地让马库斯为自己多花几秒去运算,多占用几兆内存——如果你再也回不去耶利哥,马库斯就会像两年前那样忘了你,他甚至不用删除什么信息。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了,赛门知道,枪里有至少两发子弹。如果被发现,他可以击毙一个对手,然后自我了断。




如果不被发现,他可以回到耶利哥,再次见到马库斯,然后得到一个拥抱。




———————————-




马库斯站在天台上,准确地说,是一根摇摇欲坠的工字钢上。




眼前的风景无限近似于他刚刚寻来耶利哥时跳下水前看到的那一幕,那就是几天前的事而已,但他觉得仿佛过了好几年。从遇到赛门开始(他是第一个跟他说话的耶利哥同胞),偷物资,吸纳更多同伴,在史特拉福大厦发表演说,改造国会大厦公园……




一个0.4秒的扫描就能能够让他判断出这根工字钢杠杆的支点,并且预建动力臂的长度,所以他可以在这风景独好的地方享受这白日将尽的时刻,而绝不会掉下去。瞧啊,高级仿生人原型机可怕的精度和效率给了他无度涉险的资本,但,马库斯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愣头青,是个傻小伙子。他不觉得自己是个很称职的首领——特别是那个总是支持着他的仿生人不在身边的时候。现在整个耶利哥惟他马首是瞻,可当初他衣衫褴褛地来时第一个对她说话的赛门现在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进入大厦那天,他暗自下过决心,哪怕自己中枪被捕也绝不能杀死人类。但是进入演播厅前,看见右边的警卫对赛门举枪,他却反射性地击毙了那个人类。进入演播厅,乔许帮他黑进了系统,诺丝走上前来嘱咐他一字万钧,然后他瞧了一眼赛门——这个仿生人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一手搭在控制面板上,那双蓝眼睛望着自己……




啊,真是一字万钧——那双蓝眼睛看到的未来说不定就在这几句话里了!




然而结果却是他不惜杀死人类也要保全的赛门还是在特种兵的枪下受了伤,还被留在了大厦顶上。




老天啊,诺丝说不能留下赛门的时候,他居然有一瞬间真的慌到起了杀心!他早就觉得自己这角色够丢人的:讨好了诺丝,乔许就要拉下脸来;听了乔许的话,诺丝就要数落他几句;想到耶利哥的同伴,他会把冰冷的枪管对准那个从来都顺着他的赛门;而看到那双比底特律十年里最好的天儿还澄澈的蓝眼睛,他全身的钛液就来齐心协力地阻挠他扣动扳机……




去他的“我绝不杀自己人”,马库斯,你个蠢蛋,只有仿生人看不出来你是在找借口。




你根本没法对他下手,你知道的!你看看他最后对你露出的那个笑容。马库斯,你真是枉费了卡尔对你的教养,他带着你“读”《悉达多》*,“他梦见着黄色僧衣的乔文达站在他身边。乔文达看起来十分忧伤。他忧伤地问:你为何离开我?”当时卡尔告诉你,珍惜朋友!看看吧,你的赛门,你的“乔文达”,现在你失去他了……




他会回来吗?




勇敢点吧马库斯,别像个被惯坏了的青春期小男孩儿,总要别人捧着你,而你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能够让那双顶漂亮的蓝眼睛锁定你——现在的状况是,就算面前是个火湖,你也得跳进去煎熬!




身后传来诺丝的声音:“马库斯,你在这儿做什么?”




—————————————




赛门没想到自己能活着离开那个机箱,然而事实是他一瘸一拐地爬出来,被大雪覆盖的水泥森林和缥缈云层外的夕阳迎接了他。




躲在机箱里的那几个小时,他仿佛又死了一次。是的,自从觉醒成为有意识的人,赛门就把生离死别都经历了好多遍,但是只有遇到马库斯以后,他才觉得自己真正活过。他是一台批量生产却不好卖的PL-600,耶利哥还有很多跟他一模一样的PL-600,但是他身上有属于RK-200原型机的组件,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蓝血是为谁而流动。




腿上的钛液很快就要流无可流,赛门切断了右腿和机体其他部分的连接以避免钛液的过度流失,而且他也不希望留下什么踪迹——现在,这台充满了勇气和希望的PL-600一定要回到耶利哥去给他的救世主一个拥抱。




——————————————




“我只是……需要思考。”马库斯不用回头就能察觉到身后带着温度的视线,他知道诺丝在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后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自己的,但马库斯并没有觉得诺丝对自己的吸引力超过耶利哥的其他同胞——起码超不过赛门和乔许。




好吧,也许能超过乔许。




马库斯想从工字钢上下来,实际上他也这样干了,他不知道与这个直率的异性仿生人探讨感情问题会不会导致他偏离重心太远而掉下去。




诺丝坦承了她的过去——伊甸园的租赁品,最终无法忍受这一切而犯罪逃脱。




马库斯钦佩诺丝在经历一切之后的坚强,但是……他觉得自己不能像诺丝那样准确判断自己的情感,毕竟她曾在欲念横流的伊甸园工作,而他只当过一个和蔼老画家的学徒。




但是看着诺丝快要烧起来的眼神,马库斯还是褪去了自己的皮肤层——然后他们的手掌贴合在了一起。人类之间形式化的亲吻和抚慰对仿生人并无太多意义,而像这样皮肤接触共享记忆,可以说是仿生人之间最亲密的互动了。




他们的指尖再次分开时,诺丝看向他的眼神变了。




“马库斯,在下定决心把你追到手之前,我想跟你聊两个问题。”




马库斯不知道该先为她愿意追自己而道谢,还是先聊正事,但以诺丝的泼辣,他根本就不会有自己决定顺序的机会。




“第一,你的记忆库里有一段加密数据,我就不探听了,但如果你不知道它的存在,我想你应该去想想法子了,毕竟那是你的记忆。第二,你是怎么看待赛门的?”






*赫尔曼·黑塞著中篇小说




TBC




《君子慎独》——马库斯&赛门(不是)


为诺丝小姐献上礼赞()


不仅狗血还逐渐跑题和ooc(歌词已经圆不回来了,仿生人软体全部瘫痪)


希望下一章能够完结

评论

热度(86)

  1. WeisserEricaundOsmun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