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马赛】The Best is yet to come 04

莹渊:

第二天一早八点马库斯准时搭乘公交车去上班。仿生人当然不需要睡眠,但大宅里一直都有一间专门属于马库斯的小房间,供他在里面待机或者休息,哪怕马库斯之前半年一直不在卡尔也保留了那里。吉米的待遇和他差不多,也在同一层靠近卡尔的地方有一个备用房间,但因为卡尔之前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他大多时间都会在卡尔的房间里待机。至于赛门,他在昨晚和马库斯一起陪卡尔吃过晚饭后就进了地下室,整晚都没有出来。马库斯在早上离开前下去站在门口待了一会,他没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也就没有进去打扰赛门。


 


自从仿生人革命胜利后公交车上专门设置的仿生人车厢也很快被统一取消了,早上八点正式上班高峰,车厢里挤满了上班族,虽然大部分是人类但也有许多长相相同的脸散布在车厢里,他们在马库斯上车时全都朝他点头致意。马库斯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但表面上也都一一回礼,而旁边也有不少人类用狐疑甚至戒备的眼光看向他。他知道自己这张脸大众识别率很高,在斯塔福大厦之后更是家喻户晓,而他这双到现在一直没更换过的异色眼睛更是帮倒忙。他并不在意自己作为仿生人政府领袖的身份,毕竟这个身份是他应得的,而且能够帮助他完成各种各样的计划,但他不希望仿生人仍然把他当成唯一的希望,仿佛只有他能够拯救仿生人于水火,造就全新的世界。也许在革命时如此,但现在仿生人政府已经正常运转起来了,而马库斯甚至自己一人的力量远无法与一个一百多人一起热火朝天的集体相对比。


 


在革命取得初步胜利、马库斯代表仿生人向人类政府提出建立仿生人政府之后,他们得到了一幢位于杰弗逊大道旁边的五层高办公楼,正对密歇根劳工运动纪念碑。马库斯不太愿意去深究这一地理位置的深意,但其他仿生人对这幢办公楼都很满意,很快这里就从临时据点发展成了现在的仿生人政府大楼。实话说刚开始的几个月里这里真的乱成一锅粥,因为没人知道仿生人政府需要什么部门又该有谁来当领导,而鉴于仿生人的特殊性他们又没办法照抄人类政府结构。他们不需要卫生部,文化部和教育部似乎也暂时不需要,财政部听起来很重要但没人懂得政府预算纳税那些东西,至于其他让人类政府更敏感的部门,像是外交部和国防部,马库斯在听完诺丝以及乔许长达两小时的争吵后果断选择他们并不需要。现在仿生人政府的工作重心仍然是确保人类政府尊重并承认他们的革命成果,同时尽全力保障全美国的仿生人都能享受革命的胜利,公民权利,身份证明,住房保障,工作和薪金……这些才是最重要的,远比时时刻刻担忧人类背信弃义反攻更迫在眉睫。


 


马库斯的办公室在三楼最东边,正对着马路对面的拱形纪念碑。他的办公室并不大,毕竟这里曾经也只是一幢很普通的写字楼,所以办公室只有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房间加一个外面的小套间,而他的私人秘书——一位名叫黛西的ST300,在这里帮他管理各种通讯专线并处理邮件。黛西是个很甜美的仿生人女孩,马库斯会录用她而不是其他仿生人纯粹念在她曾经在斯塔福大厦帮过他一次的旧情,而且黛西并没有那种很多仿生人女孩见到他就激动的毛病,工作时效率很高。


 


“早上好,马库斯。”黛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向他问好,而短短几秒钟内她面前的显示屏上就多了五六条新信息。哪怕身为具有即时演算能力的RK原型机,马库斯也很庆幸处理这些邮件的人并不是他,因为黛西管理的是仿生人政府向外公众的邮箱地址,他们欢迎所有人——无论人类还是仿生人——通过这个邮箱和仿生人政府联系。正因如此这个地址每时每刻都会接受到大量无用甚至令人愤怒的垃圾邮件,黛西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删除所有的垃圾邮件,再把有用的信息整理好分门别类转发给仿生人政府的各个临时部门。马库斯承认这不是管理政府的最好办法而且效率很低,但他只是单纯不希望所有和仿生人未来相关的决定都出自底特律这一百多个人的小团体。更甚,他担心所有仿生人都在等着耶利哥这几个人给他们拿主意,哪怕已经拥有自主思考的能力却仍然只会盲目跟从。


 


“有什么急需我处理的信息吗?”他在走进自己办公室时通过仿生人特有的内部通讯装置询问黛西。在十英尺之内所有仿生人都可以这样对话,所以有的时候整幢大楼哪怕挤满了人也没有一点声音。


 


“今天下午两点是你和华伦总统的例行视频会议,总统秘书团队在半小时前发信息过来和我们确定最终时间;芝加哥在昨晚发生了一起由人类领到的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抗议对象是现任人类政府,但有两名仿生人在游行中被几名人类打伤,现在芝加哥地区的仿生人都情绪激动;乔许在五分钟前询问我你什么时候到,并且让我向你转述,他想和你还有诺丝尽快谈谈,他有些好主意。”


 


马库斯坐在柔软的办公椅上,沉重地叹了口气。他明明没有疲惫的能力,却在周一早上踏进办公室的第一分钟想要立刻逃回卡尔的大宅。有时他甚至会扪心自问,自己真的适合担任全美国仿生人的领导吗?他没有过任何经济或者政治方面的知识,也没有在谈判桌上巧舌如簧的好口才,他生命里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照顾一个虚弱病重老人的衣食住行,在觉醒前他甚至过着对很多仿生人来说梦一般的生活。他并不知道究竟谁才有能力让仿生人政府更好地运转下去,但他知道那个人肯定不是他自己。


 


“告诉乔许,我今天上午不太忙,我们可以等十点钟在第一会议室聊聊他的想法。”马库斯用一只手撑住自己的脸,边说边打开个人终端的屏幕,“同时把芝加哥那边的具体消息整理一下发给乔许的助理,让他整理一份发言稿,我们仿生人政府必须对这件事做出官方回应。对了,也发给诺丝,看看她能不能借此在下次谈判的时候争取点什么回来。”


 


“知道了。”黛西简单回答后就没再打扰他,而马库斯用手撑着脑袋,开始处理周六周日这两天积攒下来的工作。仿生人也采取了和人类相同的双休日,但仍然有很多人选择在这两天来主动加班,马库斯有时候会来,但哪怕他不来也仍然有很多发到他私人终端的文件等着他签名。他将空闲的那只手放在仿生人专用的触碰区,闭上双眼后褪去人造皮肤,让数据通过指尖传入他的中央信息处理器。感谢RK系列超群的演算能力,他处理这些文件时相当得心应手,虽然无法保证百分之百选择正确但至少不会理解错文件的意思。


 


马库斯一口气看了五十多份文件,通过了大多数驳回了几份,直到一份拥有与仿生人政府内部使用的全然不同代码的文件进入他的处理中心,他才放慢了速度,从头到尾认真读了一遍:这是份底特律警方在昨天上午九点多通过系统自动发送到他这里的文件,上面写明了警方的重要人证,编码为369 911 047的PL600型仿生人正式交由他监管,今后此仿生人的所有举动将由马库斯全权负责云云。马库斯将这封文件里的电子数据在处理器里过了一遍,然后睁开眼睛看向显示屏,看到文件的最下面是汉克·安德森副队长与康纳RK800警探的共同签名。汉克的签名字迹同许多人类的一样龙飞凤舞,在旁边康纳印刷体签名的衬托下更令人不知所云。这是这份文件的第一页,而第二页则是一份回执,需要马库斯填写接管丹尼尔的各种信息,包括现在的住址和监护人。马库斯很快就在住址那一栏填上了曼弗雷德大宅的地址,但当他转到监管人那一栏时,他有些犹豫了,因为他不确定自己是丹尼尔的监管人。


 


他向后靠在办公椅的椅背上,从记忆中调出昨天赛门向他解释自己要亲自修好丹尼尔的那一幕。记忆能力是仿生人胜于人类的元素之一,他永远不会担心自己过了一晚上就会忘记赛门的表情或者话语,因为那些全都被他的视觉处理器轻松捕捉下来存进数据库,只要马库斯愿意,他可以永远保留这段信息。


 


“想想看那些因为车祸或者事故昏迷的人类,他们在昏迷之后醒过来时总有家人朋友围在身边”——在他的记忆里赛门这样说,语气平静但表情却是那样坚定,仿佛如果马库斯不同意他就会立刻带着装有丹尼尔的保险箱再次不辞而别。这样的赛门绝对不会希望除了他自己之外任何人成为丹尼尔的监管人,而马库斯不想在这件事上违背赛门的意愿,因为这是他自从认识赛门以来第一次见到他对某件事这般执着。在之前赛门对马库斯的所作所为从来没有过和乔许以及诺丝一般太过激烈的意见,他偶尔会不赞同马库斯的做法,到了最后却总是会无条件支持他的决定,无论对错。马库斯曾以为这就是赛门的性格,与世无争无欲无求,直到丹尼尔这件事让他见识到了一个全新的赛门。


 


也许并不是全新,他一边在空白处写下赛门的名字以及编号一边对自己说,也许你只是从没见过赛门的这一面。说到底,赛门是他们之中最神秘的一个,康纳曾在赛门失踪后告诉过马库斯,赛门是警方记录里全美国头一位因失踪被备案的仿生人,早在2036年二月他就从底特律一家模控生命的门店无故失踪,但当时他刚被自己的前任主人二手出售,所以并没有人去刻意找过他。那之后一直到马库斯来到耶利哥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没人知道赛门在做什么,他们谁也没法想象出一个型号如此常见甚至额头上还带有LED灯的仿生人是怎样在人类社会里独自游荡这么长时间还没被任何人逮住。甚至指引所以仿生人前往耶利哥的涂鸦,那些说不定也是赛门的手笔,只不过他一直拒绝承认所以无从考证而已。


 


“马库斯,”黛西的呼叫突然打断他的思绪,“乔许和诺丝已经在会议室等你了,你现在要过去吗?”


 


马库斯看了一下他的内部时钟——九点五十,看来乔许真的有很多迫不及待的主意。他叹了口气,先把填好的回执发回底特律警局,然后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


 


“这就去。”


 


***


 


“你听说昨天晚上芝加哥发生的事了吗?”这是马库斯在踏入第一会议室的被乔许问候的第一句话。马库斯眨了眨眼睛,拉开椅子在他和诺丝对面坐下才回答:


 


“听说了,我还让黛西给你们两个整理了一份相关信息。”


 


诺丝投给他一个“你竟然觉得我还需要从你这里得知信息”的表情,而乔许则很急切地说:“我们应该先派人去芝加哥调查事情真相,然后再提出官方声明。如果这些示威游行的群众真的对仿生人怀有如此大的恶意,我们的政府必须要谨慎处理这件事了。”


 


“我们现在手头掌握的证据难道还不够吗?”诺丝一如既往猛地转头打断他的话,“媒体记者已经拍下了他们蓄意殴打仿生人的影像,在我看来这事没什么好谨慎的。我们应该立刻发声明要求人类政府打击并监管芝加哥这群反对仿生人组织的领导头目,让他们立刻给我们一个交代,以儆效尤。”


 


“拜托,诺丝,你这样只会让事态激化。也许你能把几个小头目关起来,但这只会惹怒所有仍然对仿生人心存疑惑或者恶意的人类,而且这种情绪一定会从芝加哥扩散到其他城市和州。一旦他们真正凝结起来反对仿生人,我们就很难办了。”


 


“所以你就愿意眼睁睁看着人类继续欺负我们的同胞?我们的革命就是为了让所有仿生人不再被压迫欺辱,如果到了现在都不能为他们站出来发声,那么我们拿什么让所有的仿生人来信服?”


 


马库斯半趴在会议桌上,默默抱住头。这似乎是他在仿生人政府建立的五个多月里最经常做的一个动作。最开始的几次他身旁还有一个哪怕诺丝和乔许吵翻天也能不动声色微笑倾听的身影,但很快在这里受苦煎熬的人就只剩下他一个。也许是被回忆触到了哪根弦,马库斯在对面两个人停下来组织语言的时候突然插嘴:


 


“赛门回来了。”


 


两双眼睛立刻转过来盯在他的脸上。乔许的眉毛高高地挑了起来,诺丝却皱起眉头:“赛门?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周天。”马库斯撒了个小谎,不想告诉这两个人他其实在之前已经和赛门见过一面了,“赛门回来拜托我帮他办点事。”


 


“他还好吗?”乔许的脸上是很诚挚的关切,毕竟他和赛门相处的时间比诺丝要长很多,“之前他突然离开让我担心了好久。”


 


“他挺好的。”马库斯说完这几个字之后发现自己突然哑口无言,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还能怎样再介绍赛门现在的情况,他自己对此也一无所知。


 


“他之前去哪里了——不,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他为什么在之前那么关键的时候偷偷溜走了?”诺丝的语气非常生硬,眉头仍然紧紧皱在一起,“我知道他的型号注定他在政府管理这方面没什么能力,但我们谁都没有经验,每个人都在学习,他却完全不顾自己身上的责任溜去了谁知道什么鬼地方。他这次回来让你帮他什么忙?帮他找一个不会虐待家政型仿生人的好主人?”


 


马库斯很理解为什么诺丝对赛门有这么大的怨气,但她无比嘲讽的话语却让他再也忍不住这么听下去,他的右手在会议桌上狠狠地敲了一下,打断了诺丝的话。当她有些惊讶地瞪大眼睛看过来时,马库斯对她无比严肃地说:


 


“诺丝,我知道你对赛门有意见,认为他没能尽自己的能力和我们一起建立仿生人政府,但我们谁也不知道赛门究竟去做了什么,或者他有怎样的苦衷。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从耶利哥的船舱走到今天,所以我不希望你在背地里这么说赛门。”


 


他知道自己最后的语气严肃到几乎冷硬了,但马库斯不在乎,因为的确该有人提醒诺丝她不能永远这样随便使用自己言辞,而且他也的确不想听到这幢楼里有任何人传赛门的坏话。其他认识赛门的仿生人知道他回来也不过是早晚的事,马库斯希望从现在就断绝谣言的源头。


 


他在会议桌旁交叉起双手看着诺丝,而过了好一会诺丝朝天翻了个白眼。“RA9在上,”她说了句仿生人里很流行的感叹词,“我知道你一直都偏心,但我没想到——我以后也绝对不在你面前说赛门任何坏话,行了吧?”


 


“不光在我面前,在任何人面前都——”


 


“好好好,我知道了。”诺丝重重吐出一口气,吹得她脸颊一侧的大波浪卷发弹了两下,“我们能继续刚才的话题了吗?”


 


马库斯点点头看向乔许,而乔许却先给了他一个有点复杂的目光,然后才继续说起芝加哥以及在美国其他地方建立分政府的事情。他们为这事又争论了好几个小时,还好诺丝和乔许最终各退一步,他们在马库斯和华伦总统的视频会议之前终于有了大致规划和成果。


 


-TBC-




我对政治政府什么的真的一窍不通,所以有写错的地方请指正

评论

热度(280)

  1. Weisser莹渊 转载了此文字